1. 首页
  2. 股票问答

夏至股市_招行股票佣金

夏至说招行(二)花式“藏”利润,到底藏哪儿了

其实这个也不低了,这里我要对招行大喊一句:招商银行,你妈妈喊你释放利润!很多人都说招行在藏利润,有的人比较讨厌这样的说法,是不是藏利润咱不讨论,但以现在这个风险状况,拨备肯定是过头儿了,根本不需要这么多。2019年有个征求意见稿,财政部要求以后银行业的拨备覆盖率不得超过监管标准的2倍,对招行那就是240%吧,即使按高口径也是300%,超过了就认定你有隐藏利润倾向,为啥?财政部缺钱啊,希望银行多分红,当然我们小股东也是希望银行多分红的。即使没有这一层约束,招行的拨备覆盖率总不能照着500%去吧?当然,肉是在锅里的,暂时不给你吃没关系,以后会慢慢释放出来,保证未来三年净利润15%以上的增长率总是没问题的吧?对利润增速的推导我们后面再说,先看看招行的不良结构:上表是招行不同种类贷款的不良率。说明一下,

夏至说招行(二)花式“藏”利润,到底藏哪儿了

整体的不良率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向下拐点,但也并没有好多少。也就是说,招行的成绩是在逆境中取得的,就更加难能可贵。当然原因嘛,主要就归功于布局的零售业务,一个是招行耕耘得较早,获得的客户都比较优质,坏账率低,一个是零售本身的特点决定的,即它受经济周期的影响较小,而且国内没有个人破产制度,使银行承受的实际损失不大,远远小于公司贷款。当然这里招行有一个小瑕疵,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率却是持平的,都是0。99%,也就是说招行对不良的认定标准在放松,不良偏离度从80%提升到了85%。我认为这个属于瑕不掩瑜,因为85%的标准也是很不错的,不改资产质量向好的判断。另外还有个隐忧,2019年新生不良有所抬头,全年新生不良率达1。13%,而2018年是1。01%,考虑到2018年的绝对基数较低,而且像信用卡、消费贷这样的零售贷款在几年的高速发展后也该出现一定程度的风险暴露了,

夏至说招行(二)花式“藏”利润,到底藏哪儿了

2。6盈利能力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个重要指标,成本收入比:2016年以前招行费用控制得本来还可以,但突然从2017年加大科技投入,到2019年全年达到93亿,使管理费大增,这部分占到了业务及管理费的10。8%。如果把这一块儿砍掉,成本收入比肯定不会超过30%了,但是,我觉得这个钱花得很好,布局未来嘛,这属于一种投资,和发给员工的薪酬等支出是两回事,未来还会取得相应回报的,况且现在的招行财大气粗,多在科技上投入一些问题不大,零售业务也确实需要金融科技的支持。最后说说盈利能力,一图胜千言:招行的ROE从2016年触底后就开始反转,这是在不良和拨备等指标大幅改善的情况下实现的,可持续性有保证。ROA就更不用说了,1。31%的现值是傲视群雄般的存在,也就是说招行凭借远超同行的ROA,在加了更低杠杆的基础上,

夏至说招行(二)花式“藏”利润,到底藏哪儿了

未来三年想“调”出15%的净利润增速难度是很低的,只看管理层愿不愿意了。既然说到风险,报表里倒是对风险有过一些其他的讨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类的资产,广义口径风险敞口2500亿,几年下来变化不大,不良率是0%,呵呵。房地产类贷款,敞口5000亿,较2017年4200亿有所扩张,不良率0。36%,较2017年的1。46%显著降低,招行自称“主要投向优质战略客户,严控战略客户名单外增量投放”,从这个不良率的趋势上也可以看出,所言非虚吧?高危行业,主要是对“对煤炭、钢铁、船舶制造、光伏制造、煤化工等16个本公司压缩退出类行业”,敞口1239亿,不良率6。07%,好高啊,但是2017年时总额是1395亿,不良率9。37%,改善已经很明显了,其实就是历史欠账,僵尸企业,看起来还需要再消化消化。另外对信用卡和消费,

夏至说招行(二)花式“藏”利润,到底藏哪儿了

这个指标不需要太担心,现在市场担心今年受疫情冲击,上半年零售端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肯定是降低的,这个毋庸置疑,好在我们知道零售贷款不像公司贷款那么容易赖账,后期大规模的复工复产后逾期的部分有希望慢慢追回来,但是估计一、二季度的报表资产质量会有一个明显的波动,我们要有心理准备。秉持理性客观的态度,对招行的每一个缺点我们都要拎出来说说,尽力避免“买贵”。1。16%的不良率数据肯定是“调”出来的,我们后面会看到,招行还有其他“调”得更猛的地方,这是小巫见大巫。看风险抵补能力:拨备覆盖率和拨贷比两个指标要涨破天际了,达到426%和4。97%,作为对比,我国商业银行2019年末的平均数据是186%和3。46%。那么银监会对招行这样资本充足率高、不良认定也比较严格的银行,要求的监管标准是多少呢?只有120%和1。5%,

夏至说招行(二)花式“藏”利润,到底藏哪儿了

里面有些什么项目呢:这么说吧,这里面的政府债券、政策性银行债、商业银行债等基本不可能出问题,我判断是对1387亿的“非标资产-贷款”计提了“阶段一”(12个月的预期信用损失)的准备,上表用红圈圈出来了,因为现在新版会计准则实行的是预期信用损失法,通俗的说就是比以前计提标准要更加严格,只要你银行认为资产有可能出现问题,就可以计提。那么这1387亿的“非标资产-贷款”里是藏着个大雷吗?我认为未必,里面大部分是面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样的刚兑性质的非标债权。我查看了近几年招行的报表,也没发现它在AC这个项目上产生过真实的大额损失。什么叫刚兑?不是说着玩儿的,国情,你懂的。那怎么偏偏在2019年第四季度就产生了58亿的预期损失了?太匪夷所思。我们看看这个计提的金额藏在哪里:它还在准备池子里的,上图我圈出来的“转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miralmarkets.net.cn/gpwd/119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