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学习

普洱茶股票_云南茶叶股市

揭秘疯炒普洱茶内幕 普洱茶的冲泡方法

云南茶叶股市“普市”如同股市,“普民”如同股民,神话破灭后殊途同归,套牢的总是成千上万的散户。在一个充塞投机的投资领域,总待有人提着一桶金全身而退,众生方才如梦初醒。普洱,不一样的股市普洱与股市,这两个原本不相干的投资领域,现在却宛若一对难兄难弟。沪指进入2007年,不到5个月冲破4300点,演绎了一段令人惊诧的股指神话,而普洱茶市也在前4个月开始了极速奔跑。短时间内,普洱坐上火箭,茶价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疯狂增长令人目瞪口呆,在广东茶市,老牌“大益7542”从去年的一件4000多元涨至8000多元,很快升至12000元、18000元、22000元,甚至上演了一天之内三次提价的神奇。面对火热的普洱行情,卖掉宝马车与抵押房产贷款投身普洱这样的新闻不绝于耳,这就是普洱茶的“末日疯狂”,普洱财富神话的风头甚至一度盖过股市。

揭秘疯炒普洱茶内幕 普洱茶的冲泡方法

庄家有节奏的“抛盘”开始。王明介绍,庄家“抛盘”也掌握节奏,绝不能动作太猛让市场提前发觉,导致崩盘或者计划夭折,“等庄家把所有货抛空,三级市场的价格还在涨,散户一跟进就发现无人接盘了。”“普市”中的这种把戏最初尚且还有普洱茶的实物流通,后来甚至炒作普洱茶的期货。王明说,“新茶未上市,炒家就开始炒作订单,白条代替实物,操盘方式如旧。在那个时期,拿到茶就意味着拿到了暴富的机会,谁去考虑茶的品质?”事实是,普洱茶的夏茶,民间也称雨水茶,茶味较淡,口感没有春茶好,价值相应也就降低,“庄家心知肚明,问题是一些三级代理,尤其是散户本身就是半路出家,根本不懂。”茶是会说话的,喝到嘴里就知道好坏了,等新茶一上市,三级代理一喝就傻眼了。问题是,谁都知道泡沫存在,聚集到一定程度等待的只有破灭;谁都知道在这样击鼓传花的疯狂追逐中,

揭秘疯炒普洱茶内幕 普洱茶的冲泡方法

现在已是宝马占道。在广东,芳村这样的茶市,一个50多平方米的铺子售价也由原先的50多万元翻至100多万元。谁也没有料到普洱茶会在今年春天如此走牛,一夜暴富就这样空降。然而,天堂与地狱总是一步之遥,普洱茶的暴跌同样毫无预兆,当头一棒,“许多人发了疯似地筹集资金追涨,囤积了大量货源,却一下子跌入深渊。”“芳村现在半天也看不到一个客户!”潘斌说,与潘的话对应,“今年的普洱茶太让人伤心了。”王明说,“跳水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就3天时间,前天还是22000元一件,第二天上午就跌到15000元,第二天下午就12000元,还没弄清怎回事,第三天刚睡醒就是9500元了。”正如被套牢的股民一般都羞于透露自己的“惨淡”,被套牢的“普民”往往也选择沉默。“别提了,窝囊得很。”有“普民”如此婉拒采访。后悔之极几欲捶胸顿足。

丑陋的普洱茶金融

滇绿适制茶种原料都在那时被制作成晒青毛茶)都制成晒青毛茶也无法满足需求。在当时,淳朴的生产者们没有与自己的钱包为难,大量四川、贵州甚至远至福建的烘青绿茶都被拉近大厂混入了晒青毛茶中压成了茶饼(许多老厂员工、老厂附近居民与当地有十年以上大货车运营经验的司机至今仍对当年的盛景津津乐道,人数庞大,考证容易灭口难),这种行为在06、07年达到顶峰。后来在中茶的光辉政策的推动下,普洱茶于2007年5月以更加疯狂的速度崩盘。因为这十多年来市场与消费者对普洱茶的再认识,其价格的上涨是合乎理性的。病态的是极端畸形不合理的价格上涨速度,与没有实质支撑的价格上涨。崩盘,是极端疯狂的投机炒作透支了茶品实质价值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所致。特别是当时最为疯狂的大厂茶品,这些茶品没有过去(台地茶甚至是绿茶,没有历史缘由),

丑陋的普洱茶金融

4、期货茶的终点:中期茶购买期货茶,后台大庄们会在得宜的时机杀猪套现,总会有接盘侠客以高位吃进却发现市场上已没有了买家。这并不是玩笑,垃圾茶放一百年也是垃圾,唐朝的夜壶也是装尿的,此前06、07年的大厂茶的行情就是前车之鉴。看看这几年东莞帮是在多么声嘶力竭的吆喝“莞仓茶”、“中期茶”,就应该知道接盘侠的愉悦感。这些接盘侠是否可怜?目睹过2007年股市崩盘前散户开户入市的狂热后,我只能说,咎由自取。四、相对无限可再生的所谓期货对于普洱茶而言,优质茶品往往在相对可再生(新茶)或不可再生,而数量则一定有限。但这些对于期货茶而言全部失效。对于期货茶而言,相对无限可再生才是真理。以国营厂时代的批号为例,某年的7542的101批次意味着这个唛号当年生产的头一百件,而201则意味着第101~200件。但自从民营之后批号完全失去了意义(唛号失去意义的时间更早),

丑陋的普洱茶金融

而后干仓概念兴起。但仓储并非是只有“干”和“湿”两个选项,哪怕仅仅选取温度和湿度两个维度进行选择,就可能产生无数种排列组合,可以说每种仓储风格都有其拥趸,众口如何调?省港地区传统上偏好高温高湿仓储,现代干仓概念在当地亦有流行,而越往北方,对于干仓的接受度越高。对于湖南人而言,广东“干仓”也是湿仓;对于北京人而言,湖南仓就是湿仓;而新疆人有可能对北京人笑而不语……干与湿只是相对概念,没有绝对确定。当茶品发生现货交割时,若茶主质疑仓储过湿茶品发生劣变价值下降如何应对?同样若茶主质疑仓储过干茶品未达到转化预期如何应对?当茶品存在于实体消费市场时,消费者大可根据自己喜欢的仓储风格选择商家或茶品,茶品验明后售出则应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可是期货市场买主交割得到的应该是“新茶的基本茶质 后续仓储转化茶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miralmarkets.net.cn/gpxx/119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