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资讯

我的股市沉浮记_冰岛

冰岛 沉浮记

由于私人消费和投资的强劲表现,预计冰岛经济将维持强势增长,2017年为3。5%,2018~2021年平均增速为3%。2016年6月,冰岛财政部发布的2015年财政报告显示,尽管2015年冰岛财政支出超出当年预算,但由于财务投资收益及税收增加,当年财政盈余依然达到200亿克朗,相当于GDP的3。8%,较2014年增长464亿克朗。经济复苏不走寻常路金融危机给冰岛金融业带来了毁灭性打击:资本大量外逃,冰岛克朗迅速贬值、通胀率一飞冲天。虽然说银行规模过大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之一,但冰岛却用一种与欧洲国家反其道而行之的方式,对于债务水平已经不可持续的大银行,冰岛将其收归国有,仅仅是救助了直接服务于国内经济的那一部分业务。冰岛央行还收紧了货币政策。2009年,其政策利率曾经达到过18%的高位。今年8月24日,

冰岛 沉浮记

贡劳格松也曾明确表示:“资本管制的效果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显然这并不是一种可持续措施。”事实上,冰岛的资本管制措施之所以能起效,是因为其背后有实体经济在支撑。而冰岛本身也愿意以修复经济为目的给自己下一剂猛药。IMF过去向来坚持自由资本流动是援助和复苏的先决条件,但最近该组织也发布研究报告,肯定了动荡国际资本流动大环境下资本管制对于维持经济稳定的重要作用。在如何看待资本管制这件事上,冰岛本国和外国经济学家之间存在着某种耐人寻味的分歧。保罗·克鲁格曼和IMF都表达了对冰岛资本管制的强力支持,但冰岛国内的经济学家们在这个问题上似乎不那么热情。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差异?冰岛大学经济学教授阿诺松(RagnarArnason)认为,对于冰岛资本管制的实际形式和具体实施,外国经济学家实际上知之甚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冰岛的经济政策指手划脚。

冰岛 沉浮记

失业率不到5%,政府预算已基本实现平衡。冰岛的人均GDP早已在全球名列前茅,GDP量也回到了金融危机前的水平。据冰岛央行预测,冰岛的欣欣向荣,和欧元区特别是希腊这样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样是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希腊在接受了三轮救助之后依然债台高筑,债务占GDP比例高达180%,成为全球债务最重的国家之一。希腊民众的生活也没有太大改观,失业率维持在23。3%的高位,为欧盟最高;经济复苏势头极为缓慢,2008~2015年间,除2014年为正增长外,其余年份皆为负增长。现如今,冰岛经济在传统的渔业、旅游业和铝业基础上进行了多元化转型,转向可再生能源和信息技术,并大有再次腾飞之势。一个地理位置偏远,人口仅32万的北欧小国,只用了短短8年时间从谷底重新爬起,经济增速甚至超出了美国、德国等世界或地区经济的发动机,

冰岛 沉浮记

冰岛央行才决定将利率从5。75%下调至5。25%,这是自2014年12月以来的首次下调。相较之下,英国、欧元区和美国的央行都将利率降低至接近于零的水平,另外还实施了量化宽松政策。与弥漫于欧洲各国的紧缩背道而驰的是,冰岛随后又允许财政政策来缓解经济和社会压力。特别是,公共资金被用于缓解家庭债务。紧接着,冰岛祭出了“杀手锏”,禁止资本流出,也禁止个人购买外汇或外国股票。银行债权人和其他国外投资者无法撤资。国内资金,包括养老基金在内,不能进行海外投资。2007年至2010年间,冰岛实际工资下降了11%,但冰岛政府并没有削减国家福利,而是提高了税收。此外,冰岛还做了其他国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把一众银行家关进了监狱。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曾反复提及,正是这些打破条条框框的政策让冰岛得以比受创更小的欧元区国家更早恢复元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miralmarkets.net.cn/gpzx/140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