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百科

中国不需要股市了_叶檀中国股市不需要英雄

21岁A股不需要行政干预了

它已有219年的历史,经过了219年的风吹雨打,当然是成熟了。而A股只是一个21岁的孩子,很多事情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因此给A股市场配备“行政干预”的拐棍是必要的。A股市场不成熟是有目共睹的。它甚至不成熟到了只是为融资者服务的地步,为了融资的需要,可以牺牲投资者的利益。为此,A股市场没有有效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机制,也没有有效的退市机制,主板退市制度形同虚设,创业板退市制度千呼万唤不出来。此外,市场监管,不论是从制度完善还是到监管能力,都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需要。但就是在这样一个不成熟的A股市场里,却要强推新股市场化发行,这本身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因为市场化是建立在市场成熟的基础上的,没有成熟的市场根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场化。也正因如此,A股市场出现了一种“被成熟”的怪现象。不仅在某些人的眼里、笔下,

叶檀中国股市不需要英雄

相信一个英雄就能救世界,请回到文革,或者穿越到康熙时代。肖钢真的如此不堪,那不是肖钢的噩梦,而是中国金融体系与中国社会本身的大噩梦,这会让中国实体毁灭、金融破产。但肖钢能够成为证监会主席,能够成为曾经最年轻的副行长,起码意味站他在体制内的筛选过程中被认为有资格、有能力、有经验。即使他没有股市实战经验、没有海归背景,没有本土市场人士的搏杀经历,但体制内的经验与资历是经得起考察的。2013年肖钢履新之初,被称为金融界的“少壮派”,是五大行及“一行三会”领导中最年轻的一位。当时媒体借用某银行业内人士之口称赞:年轻、稳健、实干。有央行官员称,虽然肖钢行事稳健,但并不乏改革创新之举,其思想开放之程度、断事之魄力亦非比寻常,认为他是“属于有场经验的实战派官员”。而现在,肖钢却成为无能、窝囊、损害股民的象征。

叶檀中国股市不需要英雄

市场踩踏之快,如同西班牙人在16世纪屠杀印加人。升斗小民预料不到、没有防备情有可原,但证监会也预料不到,呵呵,套用一句现在最时髦的话说,没有准备好应答的交易员不是好的监管者。连当过证监会副主席的李剑阁先生都忍不住在演讲中直指,政策太粗糙,人才外流与内耗,只要审批不变,无论谁上台无论原先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必然会寻租,因为人性相同。李剑阁先生清楚,想必肖钢先生也清楚。肖钢曾经是个坚决的人。2013年上任5个多月,遭遇光大乌龙指事件,坚决查处。2015年12月4日有关部门正式发布指数熔断相关规定,2016年1月1日起,指数熔断机制实施,1月7日晚宣布暂停。但在任上他沉默居多,没有辩解,没有撰文,什么都没有。实际上谁都不傻瓜,对于肖钢来说,此时卸责是最愚蠢的行为,他在按照一套游戏规则行事。只有体制内的游戏规则理顺了,

叶檀中国股市不需要英雄

这中间落差极大,根本不是信息有效勾通的社会应该产生的落差。肖钢绝非那么无能,也不像当初很多“多情者”所设想的,是个救市大英雄。他就是个火山口上的证监会主席,受制于上下各种因素、无法指挥某些权贵的证监会主席,一家央企、一家国有金融大公司就是部级、副部级,怎么监管?有几个责任肖钢不能背、背不动。证券市场的性质不是证监会主席能够定的。去年掀起的人造牛市与此前证券市场为企业脱困、为企业融资的思路一脉相承,证券市场既要为国企并购重组、去杠杆买单,又要为创新企业服务,而后为了防止风险贸然去杠杆。扩大直接融资让证券市场成为企业融资的主战场,不是肖钢可以说了算的,创造一个人造牛市恐怕也不是肖钢能够决定的。股市下挫时,银行资金的进出、汇率的高低,也不是证监会能够置喙的。并且,就如任何一个新兴市场的金融市场,肖钢面对着激烈的利益博弈,

21岁A股不需要行政干预了

A股市场的管理者是圣明的,投资者也是成熟的,整个市场成熟得可以与美国股市比肩了,21岁的A股市场要与219岁的美国股市相提并论。以新股发行而论,甚至连“窗口指导”也都不需要了,“行政干预”这根拐棍似乎成了多余。其实,就是在美国股市还有欧洲股市,“行政干预”的拐棍也并没有真正被丢弃。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美国股市就曾限制“做空”。而在本轮美债危机、欧债危机中,欧洲的比利时、法国、意大利及西班牙四国也采取了限制沽空的做法。为什么不成熟的A股市场反倒要把“行政干预”的拐棍丢掉呢?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丢掉“行政干预”这根拐棍所带来的不良后果。市场化发股沦为“三高”发行,成为发行人赤裸裸圈钱的工具;大量的超募资金躺在银行睡大觉,股市资源被极大浪费;新股投资风险急剧增加,投资者损失惨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miralmarkets.net.cn/jrbk/100289.html